:

陆正耀“神州系”又告急:宝沃40亿资产抵债 辟

Դ ߣ ʱ䣺2021-09-07

  中新经纬客户端4月10日 (付玉梅)近日,宝沃汽车事件不断。4月9日,北汽福田就宝沃汽车欠款一事再披露公告。最新进展表明,宝沃将以40亿元固定资产抵债。

  中新经纬记者注意到,宝沃汽车北京工厂于3月底已暂停披露环保公示。针对被多方猜测的“已关停”,9日下午,宝沃汽车相关人员回应中新经纬客户端称:“受疫情影响延迟了披露,但是工厂是没有停工。”

  二者是否有关联不得而知,但随着瑞幸“造假门”事件发酵,与瑞幸发展理念诸多相似的宝沃汽车或将承压。

  以40亿元固定资产抵债 

  北汽福田在9日的公告里表示,宝沃汽车暂以抵债财产的净资产值预估折价40亿元抵偿指定借款。借款协议项下仍剩余未清偿的借款本金及所有未支付利息由宝沃以现金方式按照借款协议项下的还款时间支付。还款时间应不晚于2023年1月17日,且2022年1月17日前的偿还金额不低于未被抵偿的借款本金及利息总额的50%。以物抵债后,宝沃汽车租赁上述资产使用。

  据公告内容,2020年4月5日,北汽福田分别与长盛兴业签订《剩余转让价款支付协议》,与宝沃汽车签署《资产抵债合同》。长盛兴业应于2020年12月31日前一次性将14.81亿元交易尾款及全部利息支付给北汽福田。长盛兴业的指定方将为剩余转让价款的支付提供担保。

  这笔大交易仍有一名主角。据公开资料,宝沃汽车的控股股东为神州优车,实控人也同为神州优车董事长兼CEO陆正耀。而要厘清这笔“旧债”,需溯源至四家公司的收购往事。

  据公开资料,宝沃汽车于1919年在德国不莱梅创建,在当时占据德国超60%的出口份额,成为德国第三大汽车生产制造商。后因经营不善于1961年宣布破产。

  2014年1月,北汽福田用500万欧元收购了宝沃汽车100%的股份,并在2015年日内瓦车展上宣告重出江湖。

  2018年10月,福田宣布将出售宝沃67%股权。仅一个月后的11月23日,宝沃汽车67%的股权由长盛兴业收购,转让价格为39.73亿元。值得注意的是,这笔交易中神州优车作为担保方。

  2019年3月,神州优车公告通过子公司以现金收购的方式,受让福田转让给长盛兴业的宝沃汽车67%股权,交易对价为41.09亿元。

  兜兜转转,宝沃汽车的控制权最终还是落到了陆正耀手里。此外,长盛兴业收购宝沃汽车67%的股权时,还约定宝沃汽车将在3年内分期偿还欠付北汽福田的42.71亿元股东贷款(后又增加至46.7亿元)。

  2020年4月1日,神州优车发布公告称,截至2020年2月29日,子公司宝沃汽车向福田借款本金为46.7亿元(尚未到期)。宝沃汽车拟用评估值约40亿元的固定资产(含在建工程),抵偿欠付公司40亿元债务。抵债后,剩余本金及利息仍按原协议约定执行。

  据悉,神州优车所指的固定资产即为宝沃汽车的工厂、设备等,也意味着这些资产将再次归北汽福田所有,宝沃只能以租赁的方式再使用。

  而据北汽福田9日公告,长盛兴业按期偿还剩余股权款具有不确定性,宝沃汽车股东借款中剩余未清偿的借款本金及所有未支付利息及未来租金的收取也存在不确定性风险。

  辟谣工厂停产 

  近日,宝沃汽车还因停更环保公示而被关注,其最新一次环保公示信息在2020年3月26日,随后再无动静。外界因此猜测,宝沃汽车工厂是否已经停工?

来源:宝沃汽车官网 

  中新经纬记者查询北京市企业事业单位环境信息公开平台时发现,宝沃汽车的企业介绍仍为福田旗下子公司。而监测报告一直都在更新。

  据宝沃汽车4月8日发布的2019年年度监测报告,“2019年,本企业共生产328天,开展环境监测328天。”也就意味着,在2019年工厂生产期间,宝沃每天都进行环保信息公示。

  另一份《2019年自行监测方案》也显示,宝沃汽车自行监测方式为自动监测与手工监测相结合,其中工厂废水则需要每两小时监测一次,公开时限为每日下午三时,即会做到每日披露。

  同时,宝沃汽车需对未监测原因作出说明,其最新一次说明是因疫情停产而停止监测,持续时间到3月18日。在宝沃汽车官网,其环保公示数据也确从3月19日开始更新,截至26日后却再无披露。

截图来源:北京市企业事业单位环境信息公开平台 

  这样“反常”的行为引起外界诸多猜疑声。9日下午,宝沃汽车相关人员针对环保公示停更问题回应中新经纬客户端:“受疫情影响延迟了披露,但是工厂是没有停工。”随后便再无进一步解释。

  在中新经纬记者追问是否会影响生产、交车等事宜时,对方回应:“工厂在运行状态,没有接到通知。”

  仍是上述公开平台中,宝沃在4月8日披露了2020年的监测方案,而中新经纬记者多次、多渠道尝试后,这份报告却无法打开。

  连年亏损 神州接盘后被拖累 

  外界对宝沃汽车的关注,源自瑞幸咖啡22亿“造假门”事件。随着这一事件日益发酵,玩法几乎如出一辙的宝沃汽车也越发受到质疑。

  早年,福田出手宝沃并非没有原因。福田在2019年5月回复上交所的问询函中曾披露,宝沃自2016年上市一直处于亏损状态。2016年、2017年、2018年其净利润分别亏损4.84亿元、9.85亿元、25.45亿元。宝沃汽车三年累计亏损达40.14亿元,其中,2018年宝沃亏损占公司的70%。

  没有了宝沃汽车的北汽福田,在短短的一年时间内便实现了扭亏为盈。而拥有了宝沃汽车的“神州系”,很快迎来下滑的颓势。

  根据2019年神州优车的上半年报显示,公司取得营收19.19亿元,较去年同期减少48.98%,净亏损为6.52亿元,同比倒退550.28%。其中营收下降的原因与专车及车闪贷业务减少,亏损是因为公司联合宝沃汽车推出汽车新零售模式。

  陆正耀接盘宝沃后,一直试图用瑞幸的理念将宝沃打造成汽车中的“小蓝杯”。他曾详述将怎样通过新诞生的“神州宝沃汽车新零售模式”,来颠覆中国汽车现有的4S店销售模式。他表示,通过复制瑞幸模式,将做到中国每一个县城都有神州宝沃的零售店,半年内完成“千城万店”以及共享出行业务到达每一个地级市的目标。

  2019年下半年,在扩张门店之余,宝沃汽车还与瑞幸咖啡联合推出新一轮营销攻势,包括喝咖啡赢宝沃BX5使用权等。

  其它营销方面,宝沃汽车的出镜率也很高。其中让众多消费者印象深刻的莫过于电梯广告里“贵才能好,好才能贵”的洗脑文案。去年为备战“双11”,宝沃汽车还请到了影视明星雷佳音、网络红人手工耿和淘宝人气主播陈洁Kiki进行直播卖车,两个半小时的直播产生的销售额达到2.2亿元。

  这种营销似乎有效,2019年全年,宝沃汽车的销量为4.49万辆,同比上涨近65.53%。

  然而,这或得益于陆正耀庞大的“神州系”资本圈。在收购宝沃汽车之前,陆正耀旗下神州优车和神州租车平台就有紧密的业务往来。神州租车所购汽车除了租给C端客户外,还将提供给神州优车开展专车业务,其从2017年开始在租赁业务中单列了车队租赁这一项。此外,神州优车旗下还有神州买买车供处置二手车、神州车闪贷辅助金融渠道。

  宝沃汽车入局后,这一资本圈形成闭环,即宝沃正式成为“神州系”的供车平台。中新经纬记者通过梳理神州租车年报得知,2018年~2019年神州租车的车队规模分别为135191辆、148894辆,所处置的二手车分别为12596辆、29203辆。以车队未处置二手车的实际规模来计算,2019年神州租车至少较去年多添置了30310辆车。

  若宝沃汽车的销量来源于陆正耀“左手倒右手”至“神州系”内,那实际to C端的销量或不乐观。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被神州收购之后,宝沃接连缺席了去年三大国内车展,产品层面仅在年中推出了2020款BX5和年底推出的小型 SUV宝沃BX3,均无过多亮点。

  汽车行业分析师张翔向中新经纬记者表示:“从特斯拉到现在的造车新势力,所谓的汽车新零售模式目前都在试水阶段,最经典的是一些体验店,但无奈投入产出比不好,太‘烧钱’。就宝沃而言,它试图用多种营销来引流。我在很多停车场曾看到宝沃用免费体验的方式来吸引消费者试驾,但其实很难转化成购买率。毕竟这个品牌的认可度在中国市场不强,推广的阻力比较大。所以说,比起车的营销,更重要的是先把车的品质做好。”

  一名宝沃汽车前供应商向中新经纬记者表示,神州本计划做一个超级APP,将瑞幸咖啡、宝沃汽车部分资源共享,打通人员和预算等渠道。此外,瑞幸还将通过APP为宝沃引流。“本来这个新APP计划在3月推出,后来没做成。我得到的消息是宝沃会在今年3月融到一笔钱,但目前仍然没有消息。”

  随着瑞幸咖啡的溃败,这一构想实现存疑。想利用百年历史宝沃品牌,却因瑞幸“骗局”和一笔“旧债”中连续受阻。陆正耀及其“神州系”资本圈麻烦不断,最终谁将带领宝沃汽车走出困境?(中新经纬APP)